人是人,類是類,耶穌吩咐,愛人如己,而不是愛類如己。

 

人是具體的,相異的,各有背景有故事有因由,類是抽象的概念,將相異的事物,按自己的準則,歸入預先在腦海中劃分好的類,然後在類中無差別的劃一看待。

 

當我們說,我愛某人,因為他是某類的人,那麼,我是愛類,不是愛人。相反,我恨某人,因為他是某類的人,那麼,我是恨類,不是恨人。愛類而不管類中之人是何人,就是盲撐,相反,恨類而不管類中之人是何人,就是盲插。

 

分類不是問題,但將人,等同類,卻是問題,特別是,當人按自己判斷,將類加入道德價值,然後概括定義類中之人是善是惡,如同將人分等次,那就是大問題,因為,人不是善惡的審判者,神才是。

 

今天,有人不戴口罩,便遭人白眼,無他,不戴口罩的人,會被分類為不配合社會防疫工作的人,妄顧大眾安全,是自私自利的人,殊不知,那人只是剛巧將身上有的口罩,給了作醫護的鄰居而已,因這為鄰居遠比他需要身上的口罩。

 

耶穌出來行路的時候,有一個人跑來,跪在他面前,問他說:「良善的夫子,我當做甚麼事才可以承受永生?」耶穌對他說:「你為甚麼稱我是良善的?除了神一位之外,再沒有良善的。」(馬可福音10:17-18

 

在耶穌眼中,要麼就是良善的神,要麼就是夫子,是人,並沒有良善的人或良善的夫子這個分類,這個跑來見耶穌的人,顯然他不懂得怎樣分類,甚至也無能判斷,何謂善惡,更徨論為類加入道德價值。或許在人眼中,某人多作善舉,品性純良,就可足被稱為良善,然而,在神眼中並不然,除了神一位,其他不足稱善。

 

愛類是容易的,因為類是抽象的,可以被形塑成自己心愛的形象,如偶像一樣,這樣,類成為了自我的投射,那麼愛類就只是愛自己罷了,當然容易;愛人是難的,因為人總是有惡有罪,有犯錯有缺陷,而且,具體的人,在背景、故事、因由上,總與我是相異的,那麼,愛相異的他者,顯然比愛自己來得困難。

 

所以,神的愛就在此向我們顯明了,神愛人,不問背景,不問過去,也不分其類,都愛;耶穌釘十架流寶血,所救贖的,是各有罪污的人,不是類;聖靈所嘆息的,也是為身處不同情境的人,不是類。

 

耶穌吩咐我們,要愛人如己。願我們彼此相愛,所愛的,是人,不是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