鏡粉如何照鏡?


12人鏡仔男團(Mirror)已經勢如破竹,全面攻陷本城,由6歲小朋友至76歲公公婆婆都成為咗佢哋嘅俘虜,所以勸你「寧得罪三合X,都唔可以得罪鏡仔」!

聖經無反對或者鼓勵我哋成為鏡粉,不過,我記得起碼有兩次提到「鏡子」,一次係雅各書一章23,24節:「因為聽道而不行道的,就像人對著鏡子看自己本來的面目,看見,走後,隨即忘了他的相貌如何。」聽道,就好似照鏡,照鏡嘅目的係要睇到自己邊度污糟咗,或者件衫歪咗斜咗,就立刻擦乾淨或執返正佢,無理由照完鏡乜都唔做就走人嘅。

聽道就係咁,聽到上帝講嘅嘢,就知道自己邊度做得唔夠好,做得唔妥當,甚至犯嚴重錯誤,就應該立刻改正,就算行為上未必立即改到,態度上都要立刻糾正過嚟,呢個先係聽道嘅應有態度,唔係照鏡就係多餘嘅,聽道亦都係浪費你時間。

今日,你係抱乜嘢態度嚟聽道、讀經嘅呢?我係一個好鐘意講道嘅人,特別係,有啲弟兄姊妹話俾我聽:我講得好好,好鐘意聽我講道,我會好開心。但係,如果佢哋從來都唔會跟住我講嘅道去改變、去成長,我嘅講道就未必係好嘅講道,我可能喺到浪費緊自己同人哋嘅時間(呃埋教會嘅車馬費),咁我唔講好過講啦,唔好自欺欺人!嗰啲話我講道好好但係自己毫無長進嘅信徒,中咗伏都唔知,更加係傻到無倫。

愛禾家的弟兄姊妹:

回想起來,有幾個月沒有寫家書,每次提筆之時,千言萬語,不知從何說起,結果一拖再拖,遲遲未有所出。

這段日子,深感弟兄姊妹面對社會和生活的壓力日增,心裡實在記掛,更令我常常思考如何能夠激勵弟兄姊妹,在動盪不安之中,仍能安穩主裡,進而逆流而上。

基督教的信仰說來也是「逆流而上」的信仰。在世俗和腐敗的世界裡,耶穌走進黑暗,將光明帶進人間。馬丁路得在教庭腐敗之時,沒有選擇同流合污,成為衝擊腐敗體制的力量。

同樣,歷世歷代的宣教士也一樣,選擇離開安舒之處,離鄉別井,將福音和盼望帶給人們。他們逆流而上,選擇走進被人遺忘的的國土,為要使人認識耶穌。

今天,我們蒙主揀選,安放在此時此地。在這人口流動的時代,盼望我們不是選擇「隨波逐流」,而是努力明白主給我們的呼召,認清方向「逆流而上」。

因此,今日的教會更要忠心地履行地上的使命,或是福音工作,或是宣教關懷,我們更要努力。愛禾家將十月定為「差傳月」,不因時局影響,今年繼續勉勵弟兄姊妹,將視線從眼前的困境中轉向基督,放眼看神的工作,願委身宣教的榜樣激勵我們,砥礪前行。

來吧!讓我們繼續將信仰有力地展現於人前,使主的光在黑暗之處照亮人心。願我們同心一起步基督的後塵,逆流前行!

互勉
嘉莉  上


耶穌進前來,對他們說:
「天上地下所有的權柄都賜給我了。所以,你們要去,
使萬民作我的門徒,
奉父、子、聖靈的名給他們施洗。
凡我所吩咐你們的,
都教訓他們遵守,
我就常與你們同在,
直到世界的末了。」
(馬太福音28:18~20)

 


各位親愛的弟兄姊妹和親友:

深盼您們在大疫症中,一直得蒙天父保守!

在新冠疫情反反覆覆下,相信您我很多生活都被打亂且要無奈地接受。 我所在地方大多華人教會已停了實體崇拜一年有多。感謝主讓我對此學到新功課,就是不被現實規限,讓生活仍然充實。

在這期間,我除了應邀作一些網上講道外,亦到少部分西人教會參加實體崇拜,因為我認為理想的崇拜是與弟兄姊妹(不認識的也無妨)肉體上一起敬拜主。 此外,我亦構思在「困境」 日子寫一些神學反省, 目前大約寫了幾萬字了。 寫作本需一段長時間的專注,日以繼夜,思路才不會斷開,但我又感到頗「自我中心」。所以,我早前主動聯絡、義務為啟創地區提供教牧網上培訓(共九堂,每周一次),剛好完課了,也得到學員滿有鼓勵的回應。雖然,這樣令寫作計劃半停頓下來,但感到這樣「放下自己」,是非常值得。

正當考慮回復寫作生涯,得知前牧養的教會麥城(Medicine Hat)華人宣道會,即將有一天到附近「超小鎮」,關心華人。我又感到這是難得的機會,所以我倆臨時報名插入。 這次訪宣,從我市計起,約用上五小時一程車,我的一隊探訪了三個地點幾位經營小店的華人家庭。 以下我特意說出小鎮名字,有興趣的可用 Google 地圖,看到這些鎮的超小和偏僻。

這次是重訪,對象皆在鄰省 Saskatchewan,首站 Leader 的唐餐館原來不營業,惟有趕往第二站 Fox Valley 一間可能是唯一的餐館,由一信主的單親母親(相片右三)帶着三個小孩子(相片坐下的是老二孻女),在此經營上七年。 如今兩個孩子已入大學(假期才返),只餘下讀高中的孻女,兩母女打理全店。很陽光和健談的孻女,亦能入廚並能在樓面打理一切,很棒!(圖 3&4)

他們還介紹我們接觸另外兩間小店的老闆,一位是開店賣酒,另一是中國大陸來的一家三口(女兒還小)。 我們在其雜貨店後門與男的談信仰,他曾接觸過基督教,很多疑問在腦海中。(圖 1&2)

最後一站是 Burstall 的餐館,我們探訪一對來自中國的中年夫婦,但只能談一會,放下號角報紙和書本,就要趕回程。此行有不少人為我們代禱,非常多謝靈裏同行,也讓我這分享一一答謝。

中國人遍佈天涯海角,至今不少仍然在外地艱苦(不一定物質方面)謀生。 這類小鎮在北美成千上萬,相信在各鎮經營小店食肆的,總缺不了中國人。 中國從昔日貧窮到了今天富裕,為何不少人仍冒險向外闖?

我們信了主的,很多生活在較大的城市, 生活尚好,但請紀念這一批骨肉之親。 我在想,大中城市的華人教會,是否應多支援較小城市(往往唯一的)華人教會,使他們也能以支援附近小鎮的華人家庭。福音就是在如此彼此支援下,可接觸多些幾乎是與世隔絕的同胞們。